人物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

金元浦: 创客时代:一个创新-创意集群的成长

时间:2017-07-26 10:11:09  来源:  作者:金元浦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作为实现“十三五”时期发展目标,破解发展难题,厚植发展优势,必须牢固树立并切实贯彻这五大发展理念。新的发展理念,为新时期的发展勾勒了清晰路径,勾画了推动发展全局深刻变革的全新蓝图。而在五大理念中,创新居于重要的先导的地位。
创新的关键在于人才,创新的成功依赖人才。对于文化创意产业来说,创新-创意人才,是推动产业发展的源动力。如何发现和培养创意产业实践迫切需要的创意人才,满足产业发展的源源不断的需求,是当下现实给我们提出的重大课题。
1
QQ截图20170726101646.png
作为高度推崇个体创造性的创意产业来说,创意人才,特别是一个庞大的创客群体,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今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创客,并有13处提及创业。报告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双创)作为我国经济社会深化改革的重要战略,作为我国经济转型和保增长“双引擎”之一。双创战略的提出,将推动形成继上世纪80年代“个体户”创业潮、上世纪90年代“网络精英”创业潮之后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三次创业潮。而文化科技的创新、创意与创业在此轮高潮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通过新的创业潮,我国也将成长起一大批创新型人才集群,最终将我国真正建设成一个具有不竭原创动力的创新性国家。
什么是创客?《创客:新工业革命》作者安德森预测,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人们会将网络的智慧用于现实世界之中。未来不仅属于建立在虚拟原则之上的网络公司,也属于那些深深扎根于现实世界的产业。“创客运动”是让数字世界真正颠覆现实世界的助推器,是一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新浪潮,全球将实现全民创造,掀起新一轮工业革命。在《创客:新工业革命》中,克里斯•安德森深入到新工业革命的前沿阵地,深入考察了创业者是如何使用开源设计和3D打印,将制造业搬上自家桌面的。在这个定制制造、“自己动手”设计产品、创新的时代,数以百万计发明家和爱好者的集体潜力即将喷薄而出,全球制造业将由此而掀开新的一页。
安德森惊人地预测,随着数字设计与快速成型技术赋予每个人发明的能力,“创客”一代使用互联网的创新模式,必将成为下一次全球经济大潮的弄潮儿。
其实,创客最初指专注于利用互联网数字技术设计产品原型的具有创新天赋和爱好的群体,后扩展为所有热衷动手实践、以分享技术和交流思想为乐的创新群体。他们的另一个相近的名字叫“极客”(美国俚语Geek),而其中最为痴迷于寻找一切网络系统的BUG的人,成了黑客(骇客),他们都很年轻,好奇和逞能是他们本质特征。2007年以来,全球掀起了创客文化浪潮。2014年,美国总统奥巴马把创客提升到打造新一轮国家创新竞争力的高度,并宣布每年6月18日为“美国国家创客日”。有人认为,创客运动是新时代颠覆现实世界的助推器,是一轮具有时代意义的新浪潮。
由个别创新性人才零星出现,到培养千千万万个创客的创意集群,直至创意阶层的形成,需要我们做好一系列培育提升的“功课”。美国学者弗罗里达在他的《创意阶层》一书中,强调了创意阶层对于创意产业的极端重要性。他认为,从根本上看,文化创意产业的高速发展依靠文化创意人力资本的投入产出和文化创意阶层的崛起。今天的创意产业越来越多地被用来表述国民经济中从事于利用人们的“智力资本”进行的文化服务和文化产品的生产与流通的新兴产业。事实上,几乎所有保持了长久生命力的世界著名企业都是创意高度发达的企业,而多数世界著名企业家都是富有创意、推崇创意的企业家。研究表明,从事于诸如广告、建筑、交互休闲软件、音乐、电视和电影等创造性产业职位的人们,都是受过多重教育的复合型高级人才。可见,智力资本、创新和新的信息技术之间已经建立起复杂的深刻的联系。
的确,创意产业对人才构成有很高要求。一是创意产业需要大量复合型人才,受过三级以上复合教育,如文化艺术的创作与理论教育,网络设计或相关专业技术教育与训练,工商管理或金融经贸教育与实践;这既对未来创意人才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也是文化创意实践需求对人才品质的要求。
这种高度融合的人才可遇不可求,数量也很少,因此就需要组建多专业合作的创意团队来达到这一要求。这就是在企业内、行业内、创意产业集聚区内配置不同的专业人才,形成多种创意人才的互补聚合优势,相互启迪激荡,以期获得灵感的迸发。一方面,创意产业无疑需要硬手:优秀的科学家、设计家、工程师、建筑师、投资人、金融家;另一方面,创意产品的一个重要特征是无形化、文化化和艺术化,所以创意产业需要“波西米亚人”:富于灵感的艺术家(包括先锋艺术家)、民间艺人、自由撰稿人、文化学者,甚至哲学家。第三,创意产业还需要管理人、广告人、媒介工作者等中介人。这是文化与经济、艺术与技术、人文与科学、形而上与形而下的冲突、较量、碰撞与融合。其实,无论科学技术的创意,还是文学艺术的创意,在创造的境界上是完全可以相通的。
创意产业是建立在教育的高度发展基础之上的。创意产业的发展依托于国民素质的普遍提高和国民创造力的激励发扬。1998年英国国会在一个报告中指出,“人民的想象力是国家的最大资源。想象力孕育着发明、经济效益、科学发现、科技改良、优越的管理、就业机会、社群与更安稳的社会。想象力主要源于文学熏陶。文艺可以使数学、科学与技术更加多彩,而不会取代它。整个社会的兴旺繁荣也因此应运而生。”创造性的教育与开发是创意产业可持续发展的深厚基础。创意人才的崛起需要日益深厚的社会和教育基础,它是金字塔的底座。而我国当前的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却总是拔苗助长,总是急功近利,总是急于求成,往往适得其反,就像中国足球。
过去,我们一般总是从行业和部门来划分社会经济的各个产业门类,现在,当创意成为经济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创意人才和人力资本就具有了重要的意义。文化经济学家理查·弗罗里达在《创意阶层的崛起》(The Rise of the Creative Class)一书中,便从职业的分类而不是从部门和行业的分类来分析和定位创意产业。他认为我们不能把创意简单视为一个部门或行业的分类,创意在当代经济中的异军突起表明了一个职业阶层的崛起。弗罗里达认为,在美国,社会分化成四个主要的职业群体:农业阶层、工业阶层、服务业阶层和创意阶层。创意阶层包括一个“超级创意核心”(super-creative core),这个核心由来自“从事科学和工程学,建筑与设计,教育,艺术,音乐和娱乐的人们”构成……他们的工作是“创造新观念、新技术和(或)新的创造性内容。”除了这个核心,创意阶层还包括“更广泛的群体,即在商业和金融,法律,保健,以及相关领域的创造性专业人才。这些人从事复杂问题的解决,而这包括许多独立的判断,需要高水平的教育和技能资本”。创意人才是遍布于许多部门或行业的。
2
目前,从全球来看,创意阶层现在在世界经济中的数量和地位不断上升。美国工业阶层的人数从1960年到2000年下降了15%。到上世纪末,非制造业在所有职业中所占比重增长至约80%。(Morris and Western,1999)。弗罗里达从这些非制造业中挑选出最好的部分,将之合并成创意阶层。即使将超级创造性核心和创造性专门人才去除,剩下的服务阶层仍是最大的职业团体,占整个劳动力的约45%。创意阶层约占30%。约12%的劳动者属于“超级创造性核心”。
在美国,漂泊性的工作(软件设计师和阁楼艺术家等)占据了劳力总数的12%,一个世纪前只有5%。在英国,文化方面的专家认为“创意产业在英国价值1125亿英镑”。1994年61个申请读大学的人中有一个寻求艺术家或者设计师的职业,五年后,这个比例已经是1:19。现在这个比例更高了。这些数据让政策制订者们把目光从那些经济学家愉快的称之为“从事单调工作的人”转向“艺术的工作者”,假定的这两者之间的区别是单调工作追求的是最大化他们的收入,而艺术化的工作追求最大化他们的创造力。
在当今世界的全球化的环境中,创意人才开始在全世界城市间频繁流动,英语世界的流动更甚。因为不仅市场在寻求创意人才,创意人才也在寻找和选择最能够实现其价值和抱负的市场和环境。这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指环王总设计者约翰·豪在新西兰创作完成这部作品以后回到欧洲,到瑞士从事新的创作,我曾问他,如果中国邀请他来工作,他是否愿意,他表示,一个艺术家,只要能实现他的艺术抱负,有更好的创作和制作环境,他为什么不来呢?
除了要考虑工作环境,还要考虑创意人才的生活场所。要对创造性阶层的生活进行更全面的观察。创意团队创意能力的培养和发展需要一种适合他成长的语境和氛围,需要一种环境和组织。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创造性都需要背景,创造、创意和发明总是“不择地而出”的“神来之笔”,但毕竟宽松、惬意、自由、舒展的环境更宜于创新、创意的发生发展。创意是一种过程,是从内在精神活动、知识聚敛发散,到技术操作实践的一个复杂过程,它依据于创造者灵感的触发,独异性的张扬,和与环境间的相互作用。弗罗里达认为,创意阶层的成员“有一种共同的创造性气质,即对创造性、个性、差异和价值的重视。……每一个方面和每一创造性的显现——科技的,文化的,经济的——是相互联系、不可分割的”。这种精神气质我称之为“波西米亚性”,自由,无拘无束,狂放不羁,长发飘飘或不修边幅,特立独行,这种性格特征影响着创意阶层对工作的选择,影响到他们对工作地、所工作城市的选择,对在哪里居住的选择,乃至乐于购买哪类物品,怎样将工作时间与休闲时间分开等等。
因为创意阶层的精神气质表现于他们生活的各个方面,他们偏爱能提供多种选择富有活力的城市和社区。那些“在技术、人才群和宽容”的程度上排在前列的城市将吸引大批创意阶层的成员,形成自我促进的良性循环。反过来,“创意阶层”也培植了艺术、音乐、夜生活、创建了新的名胜,比如纽约的“硅港”,伦敦的切尔西(伦敦的自治城市,文艺界人士聚居地),那里的房屋租金自1996年始增长了很多倍。美国国家管理者协会声称“创新产业,非营利机构和独立艺术家都是一个成功的地区居住环境的不可缺少部分。”而上海的“新天地”,八号桥,北京的“798”、宋庄、三里屯的情形也完全类似。
当然,最好的创意社区,你在这里拥有简单舒适的生活环境,宽松自由的创作氛围,精神交流的便利平台,艺术理念的实践场域。一个社区的生活质量越好,在吸引和挽留创造性人才方面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大。弗罗里达对创意阶层的界定十分宽泛,其范围要比艺术家、文化企业家广泛得多。在他对创意阶层的界定中也包括了建筑师、工程师和科学家——简而言之,在弗罗里达看来,所有产生新观念、新技术和创意内容的人都属于创意阶层。弗罗里达认为,这一创意阶层构成了美国经济发展的新动力。
3
从我国目前的现实来看,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还处在起步阶段,其基础至今仍不是十分雄厚,市场程度仍有待提升,体制弊端依然存在。但是,作为改革开放前言阵地的广东,在经济改革和高科技产业的发展却是成就喜人,举世瞩目。所以,发展文化创意产业需借鉴和引进经济改革的成功经验,转变文化发展方式。
我国经济改革30年来,从观念、形态、体制、管理到实践操作,均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也不乏教训。特别是在现代企业制度、股份制改造、上市金融运营、投融资、产业管理、对外贸易、相关金融、会计、法律、咨询乃至广告运营和品牌构建等方面尤著。转变文化发展方式,就要全面学习我国经济改革的成功经验,把它运用到当前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现实实践中来。
转变文化发展方式,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充分借鉴和引进经济改革的成功经验,最重要的是要引进经济领域、科技领域的先进人才——战略策划人才、产业运营人才、企业管理人才、金融(上市)人才、投融资人才、科技创新人才、特别是原创设计人才,培养每一专业的专门人才。由于历史原因,我国相关文化部门长期在计划经济的体制下工作,吃惯了大锅饭,市场意识和产业意识单薄,这一领域的干部在思想观念、理论准备、尤其是实践操作等前设框架上,都缺乏准备、缺少经验。因此,转变文化发展方式,要引进一批懂得市场,懂得产业经营的管理人才,全面提高我国文化产业运营的水平,缩小与经济改革的较大差距。另外文化产业文化市场又有自己的产业的、行业的、企业的特点,又需要在实践中培养既懂经济运营,又精通文化产业的复合型专业人才。
最富创造性的高端创意人才是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核心。据统计,现代财富的创造更多集中在像比尔·盖茨这样的一批最优秀的创意天才上。这样,创意就成了当代产业组构中的一种特殊的设置,它决定了产业的性质,并由此决定了产业的管理与操作。二产的发展靠机器、厂房、资源和劳动力,文化创意产业不同于制造业的汗水产业、劳动力密集产业,创意产业的发展靠创意阶层,靠创意群体的高文化、高技术、高管理和新经济的 “杂交”优势。
组建创意学院,建立创意人才孵化器,是培养创意人才的重要方式。目前,一批企业运营的创意学院规模很大,运行良好,如水晶石动漫学校,一批民营创意学院发展势头很好,如吉林动画学院等独立学院。创意产业孵化区经过新的发展,其功能得到进一步拓展,如归国留学生创意园等,将孵化中小企业与孵化创意人才结合起来,展现了良好的前景。
还有一种方式是实行项目招标集聚公关孵化的方式。这种方式是一些跨国企业采用的十分实用的项目和人才孵化方式:将企业发展中的大量问题一一列出,选出攻关项目,通过网络与社会招标,选择一批青年创意人才集中到孵化区工作,按难易程度确定工作时间长度,3月、半年或一年。可以解决众多难题,并发现和培养杰出人才。
“威客”等网络创意交易平台,将实物领域的交易推展到创意设计的招投标和交易,成为最活跃的创意网络虚拟集聚区,打破了地域集聚的陈规,全面改变创意人才的集聚方式,对于创意人才的培养和选拔,产生重要启示意义。威客的低门槛、无障碍、无国界传输联系的特点,通过威克(未来可采用多语言网络)世界各地的人才都将为我所用,改变过去为我所有的方式,建立了新的“订单式创意招投与交易”。威客的展开形态,将改变市场贸易由厂家既定产品销售的单向出售模式,变成买家成为卖家,需求成为厂家选购对象的双向交互买卖的新形态。而其中发现和培养人才,也将成为它的重要功能。威克也将突破简单单一的家庭装饰设计等内容,成长为订单式数字交易竞争市场,需求将成为众家争夺的热门商品。
文化部《全国文化系统人才发展规划(2010—2020年)》,是文化系统第一部人才发展规划,也是《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 颁布实施后,首个行业人才发展规划。《规划》呈现了开放的文化人才政策,提供了科学的人才培养方式,对于改变文化发展人才匮乏的现状具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