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

互联网文化生态小镇研究专辑一丨金元浦:“古村古镇保护与特色城市研究”导言

时间:2017-08-01 12:28:29  来源:  作者:金元浦
    诗意盎然的古村镇与拥有特色资源的城市从历史深处走来,承载了岁月沧桑,寄托着人们的乡愁和对未来的期望。本书聚焦古村镇保护及特色小镇建设,研究时代变迁下古村镇及小城市面临的种种发展难题和瓶颈所在,同时也记录下那些有益的经验与可推广的发展模式。
    古镇的“灵韵”在文脉、命脉和情脉。
    今天尚能保留下来的中国古村镇,无疑是一条丰富多彩的民族文化的展示长廊,丰富的历史文化遗存,奇异的自然风光景色,多彩多姿的民族风俗民情的在这些历史原片中留下了生动的印记。这是中华民族文化多样性的生动记录。与今天到处充满雕饰千城一面的城市相比,“生动的平凡”是我们回看这些作品的第一印象。而平凡中的精彩,则具有长久震撼人心的力量。
    徜徉在这一条历史与艺术、文化与文明的长廊,我们几乎可以触摸到过去年代民族集体记忆的“皮肤”,就像今天我们在手机触摸屏上做视觉滑动。
    那么,什么是集体记忆?
    集体记忆是法国社会学家、人类学家法布瓦赫提出并推动的研究理念。他认为,集体记忆是一个特定社会群体之成员共享往事的过程和结果、保证集体记忆传承的条件是社会交往及群体意识需要提取该意识的延续性。共同回忆,既是民族群体共同生活的记录与积淀,又是走向未来的共同基础。它是形成民族凝聚力的基本要素,是社会自我发展自我完善的内在机制。
    这种群体性记忆的保存和传播,对于社会发展具有重大的关联意义。不了解一个社会一个民族的集体记忆,就无从了解一个社会发展的必然性和规律性。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触摸”到的这些视觉文化作品(照片)的“皮肤”立刻具有了文化遗产的珍贵性、唯一性、不可替代性。它“立此存照”,是真实可鉴的历史文物,是形成民族集体记忆的“内层”与“内涵”。
    一个民族的集体记忆也要通过传播、延伸和学习代代相传。 
    中国古镇,有民族文化的原生态集锦,是多元文化和谐相处的历史留给我们的表情,对今天的民族文化多样保护和发展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在历史长河的奔流和冲刷下,文化总是在或剧烈或平缓的变迁之中。历史不可能停留在一个地方,我们也永远不可能涉过同一条河流。由于特定的历史过程,某一族群对地域生态环境的适应,以及多线整合形成的特有文化形态与传播,构成文化多样性的民族地图,而每一民族文化又在人类社会巨大的变迁中发生变化。
    中国古镇,有民族文化的原生态集锦,是多元文化和谐相处的历史留给我们的表情,对今天的民族文化多样保护和发展有重要的启示意义。
    在历史长河的奔流和冲刷下,文化总是在或剧烈或平缓的变迁之中。历史不可能停留在一个地方,我们也永远不可能涉过同一条河流。由于特定的历史过程,某一族群对地域生态环境的适应,以及多线整合形成的特有文化形态与传播,构成文化多样性的民族地图,而每一民族文化又在人类社会巨大的变迁中发生变化。
    著名文化理论家斯图尔德在其名著《文化变迁论的理论》一书中论述了其跨文化整合理论。他立足于文化变迁的三大动因: 民族的特殊历史过程,生态环境的适应和民族文化的传播,提出了跨文化整合和社会层次等理论, 将社会整合的复杂程度划分为家庭、群落(村落或社区)、酋邦和国家四个层次的跨文化整合提升。斯图尔德坚持要把这个整体去剖析文化变迁的机制。
    古村镇的文化不会孤立存在, 它必然与其他文化相互影响, 因而文化的传播在跨文化分析中具有特殊意义。
    一个民族的特殊历史过程形成的民族特色在文化的变迁中具有很高的稳定性,远远超过接受外来民族文化的传播影响。行走在这个民族古镇文化的长廊,我们看到,各个民族即使进入现代社会, 他们特殊的历史过程的影响和地域独特性依然继续存在, 发生变迁的仅是为了适应现代国家需要而非变不可的那部分内容, 而且这些改变也是在传统可以兼容的范围内才得以实现的。是为文脉。
    在世界著名文化理论家哈布瓦赫的眼中,一个民族或一个社会的记忆是对过去的重构。哈布瓦赫认为,正是现在的社会和发展状况、观念思维影响了人们对过去的历史具有选择性的感知。在这样的看与被看中,我们反思那些表情后面深层的思想禁锢:持续不停的阶级斗争,闭关锁国的封闭国策,物质贫穷的社会主义,无视经济的斗私批修,毁灭文化的文化革命。民族文化深层的内涵被淹没了 
    在本辑中,该栏目既收录了古村镇成功的案例研究,也将一些目前开发尚不成功的案例分析文章囊括其中,着重探讨开发中存在的随意无序、碎片化、政府与企业的合作脱节等种种盲目性、粗放式发展的问题,而这些现象也确有值得探讨和研究的价值,期盼引起人们对这类问题的警觉。通过两相对比,如何继承传统,又如何继往开来,这些成功与失败的探究也许能对当下相关保护和开发活动提供更多的借鉴与思考。
    然而不变的是,每个人,他的乡愁,都将故乡当做一件心灵的艺术品来看待,每一座城市,每一个古村镇,在他们的眼里,都是一座富魅力的艺术品,因为历史和传统在这里积淀,生命和创造从这里开始。是为命脉所系。
无疑,从历史上看,每一座城市,每一个古镇,它的建筑都是石头和土块写成的史书,都是凝冻而邈远的音乐。它是美的象征物。是为情脉只悠长。
    哈布瓦赫说,所有的民族文化的集体记忆都是对历史的一次重构。
    那么我们该选取什么样的剧本,又由谁来导演,又怎么导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