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

金元浦谈:全球城市发展的创意指数 ——当代城市竞争的评价与测度指数研究之二

时间:2017-08-05 19:20:29  来源:  作者:金元浦

 建设什么样的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全球城市?

金元浦谈:全球城市发展的创意指数
——当代城市竞争的评价与测度指数研究之二
  文化创意产业已经成为现代国际大都市增强竞争力的生力军[1],所以对于城市创意产业的发展进行科学评估也是非常必要的。
一、国外文化创意产业的测量指标
(1)“创新指数”
  在前面的理论基础中我们介绍了迈克尔·波特的“创新指数”。具体地说,“创新指数”包含了以下九个因素的综合评价:
  用于调研和发展领域的人数(包括公共领域和私有领域的研发工作);
  用于研发方面的资金投入;
  对国际贸易和投资的开放程度;
  保护知识产权的力度;
  国内生产总值中用于中等及高等教育的份额;
  人均国内生产总值;
  整个研发资金中由私营企业提供的份额;
  由大学来完成的研发项目占所有研发项目的份额;
  获得的国际专利数。
  (2)“3Ts”与“欧洲创意指数”
  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地区经济发展教授理查德·佛罗里达认为,一个地方的竞争力可以从其推动创新的能力、吸引人才和如何维持有利于创意发展的环境中检视。他在《创意阶层的兴起》一书中,提出了“创意指数”的组合因素:高科技指数、创新指数、衡量创意新贵的人数、综合多元化指数(包括同性恋指数、波希米亚指数、人才指数和溶炉指数)。此后,佛罗里达又提出了“3T指数”,即“人才指数”、“科技指数”和“包容指数”。他认为区域性经济增长是建立在这三个指数的基础之上的。创意群体偏爱具有“多样性、包容性和对新兴概念具有开放性”的地区,在这样的创意中心“必将有较高的创新、高科技产业阵容、新业机会以及经济增长”。具体的衡量依据,我们将在后面一部分中阐述。佛罗里达的这项研究不仅提出了一个相对完整的分析架构,而且在此基础上,他还对欧洲14个国家与美国进行了比较,提出了“欧洲创意指数”,具有很强的参考价值,被世界各地学者广泛接受。
  “3Ts”所指的“技术”、“人才”、“包容”这三个因素,对经济发展的评估具体是通过一套指数来实现的,这些指数反映了高科技产业和创意阶层在一个地区的相对集中度,并体现了一个地区的开放性和多样性。
a.png
 
  (3)创意社区指数
  2002年由硅谷文化启动提出的“创意社区指数”,从四个方面来测量艺术和文化是如何在硅谷发挥作用的,以及对一个地方的商来与科技创新所作出的贡献。
  这四个方面分别是:①成果:包括创意、贡献、社会联通性;
  ②参与:即艺术和文化活动的参与程度;
  ③资产:包括创新资产、基础建设和市民审美;
  ④杠杆:包括创意教育、领导阶层、维持创意的文化政策和投资等。
  创意社区指数精确地指出了文化基础建设、社会联通性与文化参与,以及推广及维持创意的文化政策及投资的价值。它主要收集了意见调查的数据,量度艺术与文化如何在硅谷运作,及其对一个地方的商业与科技创新作出的贡献。
  请参考附件一。
  (4)创意城市指数
  “创意城市”研究的代表人物、英国学者查尔斯·兰德利(Charles Landry)《创意城市》(The Creative City)提出创意城市的测量指标,其中相当值得介绍的是:都会的活力和生命力(Landry 2000, p. 242-246)。活力是一座城市天然的力量和能源,需要加以集中以形成生命力。创意是活力的催化剂,活力是创意过程的重心。运用革新为城市带来的长期效益,这样的作法是合乎永续的与充满生命力的。
  活力包括活动程度──事物的进行;使用程度──参与;互动、沟通、交流与交易程度;再现程度──如何活动、使用和互动在内部是如何被规划以及在外部是如何被讨论。生命力指的是长期的自足、永续性、适应能力和自我再生。有必要先增强活力,以便形成生命力。透过创意过程去加以开发城市的活力与生命力,对Landry而言必须兼顾到四个面向:经济的、社会的、环境的、与文化的。
  经济活力的测量内容包括人群集中地区的就业、收入与生活水平等的状况、每年观光客和访客人数、零售业的表现、财?和地价。社会活力的测量内容是社会互动与活动的程度以及社会关系的性质。一个有社会活力与生命力的城市具备下列特色:剥削的程度低、强大的社会凝聚力、不同社会阶层间良好的沟通和流动、市民的优越感和小区的精神、对不同生活风格的容忍、和谐的种族关系、以及充满生气的市民社会。环境的生命力和活力分成二个不同的层面。第一是生态永续性的变项包括空气和噪音污染、废弃物利用和处理、交通阻塞和绿色空间。第二是城市设计方面,包括易读性、地方感、建筑特色、城市不同部份在设计上的连结、街灯的质感、以及都会环境的安全、友善与心理亲近的程度。文化的生命力和活力则是与城市和其居民的维护、尊重和庆祝有关。它包括身份认同、记忆、传统、小区庆典、以及能够表现城市秀异特色的?品、人工物与象征等的生产、分配和消费。创意城市的活力与生命力,可以根据九项判准来进行评估:关键大众(critical mass)、多样性(diversity)、接触管道(accessibility)、安全和保障(safety and security)、身份认同与秀异(identity and distinctiveness)、革新(innovativeness)、连盟和综效(linkage and synergy)、竞争力(competitiveness)和组织能力(organizational capacity)。这些判准需要透过下面四个面向来检视──经济的、社会的、环境的以及文化的。关键大众指的是人数的适当门坎,其形成让活动得以顺利开展,产生增强效果与群聚效应。保障指的是持续性、稳定、舒适和缺乏威胁。接触管道指的则是便利性和机会。
  (5)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旨在开发一系列衡量亚太地区文化产业“驱动器”的新指标[2]
  这一指标与以下一系列驱动器相关联:
  人力资本:如总体教育水平、有关创意技能和知识的教育及职业培训、创意人力等。
  技术发展:如创新能力、信息构造的实用性。
  市场需求:如居民购买力、其他部门对创意产品和服务的使用、国内消费模式及出口。
  行政机构:包括法律、制度和金融方面。
  (6)新西兰文化指数
  由新西南统计署和文化遗产局共同进行的文化统计计划中的一部分。包括5个大类:就业、自我认同、多样性、社会合力以及经济发展。通过数据统计,得出了新西兰2006年文化发展的总共十个结果。其指数偏向于朝向文化发展未来的战略性和可持续发展性层面。
二、我国香港创意指数研究
  香港创意指数“5C”模型[3]
  香港创意指数(HKCI)是一个全新的、旨在衡量香港创意情况和决定创意发展因素的统计性框架。这不仅衡量创意的经济产出,而且还衡量有助于创意产业发展的创意活动和决定性因素。香港的研究者认为,创意是一个社会过程,它因价值观、规范、实践、“社会资本”、“文化资本”的结构以及“人力资本”的发展等因素而发展,并受其制约。这些不同的资本形式的累积效应和相互影响就是可以衡量的“创意成果”。见下面的示意图:
b.png
 这个模型的主要特征是:四种资本形态是创意增长的决定因素;这些决定因素互动的累积影响,就是创意的展示,并以效益和产物的形式呈现。
  创意、经济及社会之间的动态关系:创意指数旨在捕捉创意的不同范畴及其对本地经济和社会的影响,为分析家和政策制定者提供一种以成果效益为单位来评核创意社会表现的工具,同时也验证那些提升创意增长的主要促成因素,其发展的相对优势或缺失。
  下面我们对5C模型中的各项指标简要地介绍一下:
  (1)创意的成果:主要覆盖的范围:
  创意产业的经济贡献
  投身创意产业的劳动人口范围
  创意产业的贸易总额
  电子商贸的经济贡献
  商业层面的发明能力
  以专利证书申请为单位的革新活动
  在创意领域和艺术与文化方面的创意活动
   “创意的成果”中有三个副指标,分别是创意的经济贡献、经济层面的富创意的活动、创意活动的其他成果,其中包含着17个指标。
  (2)结构/制度资本:由“法律制度”、“贪污程度”、“表达意见的自由”、“资讯及通讯科技基础”、“社会及文化基础建设”、“社区建设”、“金融架构”、“企业管治”8项社会状况组成。这八个副指标又由23个指标构成。
  (3)人力资本:人力资本指数由三个副指数组成,首先,透过量度研发支出和投放于教育上的公共开支,我们能够量度一个社区对造就“知识库”的程度。第二,从研发人员的规模和具较高学历的人口数目,证明一个社区的成长和知识劳动人口的可达性。最后,香港研究人员同意人力资本的人口与流动,能够        指出不同社会状况对文化交流、技术与知识交流的诱因。这种人力资本质量的发展,强化其他资本的强项,对集体创意增长有所贡献。这三个副指数由11个指标组成。
  (4)社会资本:社会资本指的是包含特定地方人群的社会网络。这一指数与“宽容指数”是有相似点的。香港研究者在下列范围收集资料并建立指数:
  一般信任
  制度信任
  互惠原则
  功效意识
  合作性
  接受多元化和包容的程度
  对人权的态度
  对外地移民的态度
  对现代价值的支持
  自我表达
  政治活动的参与
  社会活动的参与,包括义务工作、参与社会活动的障碍,社团及组织的会员资格和社会接触的频繁程度。
  除了量度人的习惯、价值和他们对社区事务的参与,香港所做的数据架构还通过量度慈善捐献及公共部门在社会福利开支,来捕捉社会资本在社区的发展。这些指标不但说明了社会资本发展可用资源的程度,而且更证明了公共部门、团体、私人对社会资本发展的参与。具体由三个副指数21个指标组成。
  (5)文化资本:衡量文化资本的数据结构与社会资本的框架十分接近。它包括了一个社区文化资本的3个方面。首先,香港创意指数通过衡量文化领域中的公共支出和企业捐赠来检测公共部门、企业支持艺术和文化发展的资源;其次,因为目前尚列法掌握个人可处置的艺术和文化收入的情况,香港创意指数使用“家庭在选定的文化产品和服务领域的支出”作为替代品,来反映社区在艺术和文化上的投资;而对于文化规范和价值的衡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们对于创意的态度以及对艺术、艺术教育和人权保护方面的重视程度。量度文化资本的架构由三个副指数16个指标组成。
    三、台湾文化指针体系(TWCI)
  台湾文化指标计划是由台湾文建会委托台湾智库研究,希望藉由文化指标体系的建构,协助文化政策的推动,让政策制订者、执行者与文化界相关工作者有一套便利的沟通工具,并与联合国文化统计与国内文化统计接轨,协助相关资料的分析与搜集。 
  TWCI可分为价值和指针两个层次。在价值方面,有鉴于每一个社会的文化背后都隐含着一组价值体系,TWCI萃取了六个台湾社会的核心价值,包括「培力」(关于文化专业人员、志工等属于人与文化环境层面的价值)「创造力」(关于作品与创作的价值)「文化积累」与广义的文化资产精神相扣,「可亲性」指的是与社会各阶层接触文化的机会,「开放性」强调不同文化族群的对话和交流,「多元共存」主要谈不同文化的尊重和包容,尤其是弱势文化以及生态多样性。
 
注释
[1]见本章第三节城市竞争力评价体系。
[2]引自《香港创意指数研究》,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民政事务局,第19页。
[3]同上,第3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