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

金元浦:十答文化中国国际形象

时间:2017-08-11 16:38:50  来源:  作者:金元浦

当今时代,文化越来越成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越来越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因素,丰富精神文化生活越来越成为我国人民的热切愿望,文化生产力也越来越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2003年,时任北京人文奥运研究基地执行主任和首席专家的金元浦先生曾就北京奥运会的全球战略率先提出“重建文化中国国际形象”的响亮命题,并将此观念写入他主编的《北京奥运会市民读本》《北京人文奥运研究报告2005》等文章和著作中。《创意世界》就文化中国国际形象提出十问,请金元浦先生进一步作答。

 
一问:什么是一个国家形象,国家形象都包括些什么要素和范畴?
一个国家的文化形象,就是国家最好的名片。国内外学界一般将国家形象系统“切割”为7个主要范畴:政治(Politics):包括政治体制、国家制度、政府信誉等;经济(Economy):包括金融实力、财政实力、国民收入等;文化(Culture):包括历史遗产、风俗习惯、价值观念等;社会(Society):包括社会凝聚力、安全与稳定、国民素质等;科教(Technologyand Education):包括科技实力、创新能力、教育水平等;外交(Diplomacy):包括对外政策、外交能力等;军事(Military):包括军事建设、国防能力、军队素质等。
文化范畴应当成为当前中国国家形象的优先范畴,“文化中国”应成为国家形象战略的目标导向。近年来的调研显示,海外意见领袖对中国国家形象构成维度的期待中,文化范畴获选率最高(77.8%),以显著优势位居第一;以下依次为社会(37.0%)、经济(34.0%)、政治(21.7%)、科教(21%)、外交(9.6%)和军事(6.9%)等。
 
二问:国家的文化形象具体指那些?
文化形象,包括本国国民的自我认知、国际社会整体认知和各国公民的印象与口碑。当今时代,文化越来越成为民族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越来越成为综合国力竞争的重要因素,丰富精神文化生活越来越成为我国人民的热切愿望,文化生产力也越来越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部人类社会发展史,实际上就是人类生命繁衍、财富创造的物质文明发展史,更是人类文化积累、文明传承的精神文明发展史。人类社会每一次跃进,人类文明每一次升华,无不镌刻着文化进步的烙印。文化的力量,深深熔铸在民族的生命力、凝聚力、创造力之中。
任何一个国家文化的延续和发展,都离不开本土优秀文化的传承和积累。文化遗产作为国家的一种文化积淀、文化基因、文化密码,是解释一个国家文化身份,揭示一个国家文化个性的重要依据,是一个国家走向现代化的文化根基,更是一个国家自尊自信自立自强的精神源泉。对一个国家有形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的精心保护,既是尊重自身文化的主体性,更是保护世界文化的多样性。
西方发达国家十分重视国家文化形象的塑造。2001年美国的一项“艺术、文化与国家对策”项目研究报告认为,“美国文化是美国智慧和创造精神积聚而成的一种资本。这种特殊的资本既是人类成就和历史的宝藏,也是人类创造力和创新精神的源泉。美国文化资本在当今全球知识性经济社会中,作为一种关键性社会资源,对于美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在寻求保存各自的民族特性和达成相互了解的过程中,正日益显现其重要性。”
 
三问:国家的国际形象又有哪些涵义?
国际形象包括国家形象与国民形象,国家形象是国际社会对以政府等国家机器为主体的整体评价或印象,国民形象则是国际社会对一国国民在民族特性、文化理念、文明素养、风俗习惯等方面的总体观照和印象。二者相互区别又相互交融。
国家形象,是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科技等国际交往活动中,国际社会对一个国家及其公众所形成的整体印象和综合评价。国家之间在政治制度、民主制度、法律制度、意识形态、宗教信仰等方面的差异,都会对一个国家的国际形象的形成产生影响。另外,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社会公平程度、国家竞争力、历史文化积淀以及外交表现都对该国国际形象的形成产生直接影响。国际形象是一个国家在国际交往中的“国家名片”,它的定位决定着一个国家在国际交往中的影响力,也直接关系到一个国家在国际交往中的利益关系。因此,在当代社会各国都把提升国际形象作为国际交往的一个重要目标来追求。
国家形象是一个国家整体实力特别是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力量和民族精神的表征,是综合国力的集中体现,也是一个国家重要的无形资产。国家形象是国家战略博弈的基本范畴,也是体现一个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指标。良好的国家形象会增加一个国家在国际社会和国际事务中的对话实力、影响力和主导力。在全球化时代,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国家形象的柔性塑造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
 
四问:中国曾经是所谓“天朝帝国”,盛世之时的中国形象是怎样的?
14世纪中期,英国座椅上的旅行家曼德维尔在其虚构的小说《曼德维尔游记》中再次展现了中国这一想象中美丽神奇的传奇国度。《马可·波罗行记》与《曼德维尔游记》这两部游记中富庶神奇的中国形象大大刺激了欧洲社会对东方的向往,导致了15世纪欧洲人航海探险活动及地理大发现。
16世纪,西方传教士利玛窦在自己的著作《十六世纪的中国》中写道:"在这个几乎有无数人员的无限幅员的国家,各种物产极为丰富。虽然他们有装备精良的陆军和海军,很容易征服邻近的国家,他们的皇上和人民却从未想过发动侵略战争。他们没有征服的野心,在这方面和欧洲人大为不同,欧洲人常常不满足于自己的政府,拼命贪求别人的东西。”1669年,英国学者约翰·韦伯(John Webb)著文劝说英王查理二世效法中国君主实行仁政;英国政治家威廉·坦普尔爵士(SirWilliam Temple)盛赞中国政府是哲人统治的政府,是柏拉图“理想国”的实现。
17、18世纪的启蒙时代的欧洲,中国皇帝、中国公主和中国哲人都曾经是西方人渴望拥有的对象。法国的伏尔泰写于1745年的《人类思想史新提纲》中就认为,欧洲社会应该把目光投向东方,注意研究中国的思想。德国的莱布尼茨博览群书,醉心于中国文化,曾与好几位传教士交谈、通信,甚至想亲自访问中国,同中国学者交谈,甚至还学习些汉语。
 
五问:“天朝帝国”落败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落后国家后,中国形象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是的,这一变化发生在清朝。在乾隆末年,中国经济总量还位居居世界第一,人口占世界三分之一,对外贸易长期出超。但在这一时期,西方发生了工业革命,科学技术和生产力快速发展。当时的清朝统治者却不看这个世界的大变化,夜郎自大,闭关自守,拒绝学习先进的科学技术。最后,在短短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就大大落后于西方国家,直至在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面前不堪一击。
启蒙运动以后,随着欧洲科学的兴起和中华帝国的衰落,西方世界眼中的“中国形象”发生了很大变化,否定性形象占了主导地位。19世纪以来,西方将许多可怕的异域景象投向想象中的中国。中国由开明、富饶、发展、繁荣一变而为专制、贫困、停滞、腐朽,中国人由聪明、勤奋、坚强、质朴变成愚昧、奸诈、怯懦、保守。中国被丑化、弱化、女性化、妖魔化,国际形象在西方中心主义的眼光中一落千丈。
 
六问:美国文学作品中的付满楚形象留给我们什么样的历史记忆?
19世纪末20世纪初,中国人不仅成为西方人眼中没落帝国的“东亚病夫”,还被和其他亚洲国家的人民一起,被视为威胁到西方世界的"黄祸"。付满楚(FuManchu) 就是这一时期出现在美国文学作品的西方“黄祸”论调的文学人物。1913年,罗默发表了小说《付满楚博士的秘密》,付满楚由此成为英国人耳熟能详的角色。付满楚邪恶、凶残,令人恐惧而又充满诱惑。这一个干瘦又很狡猾的男人,双肩高耸,长着莎士比亚般的眉毛、撒旦的脸,脑袋刮得精光,一双细长的眼睛闪着猫一样的绿光,集整个东方民族的狡诈、残忍、智慧于一身。付满楚是西方关于中国的套话中最重要、最有影响力的一个,也是一个“黄祸论”思想体现得最彻底的典型。
 
七问:改革开放30多年,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经济上高速发展,但在发达国家眼中认为你不过是个鞋子大国、帽子大国、廉价劳动力大国——一个汗水大国而已。我们怎样才能重建一个更好的文化中国国际形象?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奉行和平发展的原则,努力发展本国经济,在经济上迅速崛起,创造了连续30多年经济高速增长的“中国奇迹”,综合国力显著增强。通过对外开放和全面融入国际社会,中国逐渐建立起经济实力雄厚的“国际社会中负责任的大国”的形象,中国的国际形象不断向着成熟、理性的方向提高。2001年12月11日,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2008年中国成功举办第29届奥林匹克运动会,2010年中国成功举办了世博会,这些都标志着国际社会对中国国际形象的全面认可。日益开放、日益强大的中国以更为宽广博大的胸怀拥抱世界,为世界经济、政治和文化的发展做出越来越大的贡献。
但是,自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直在鼓噪“中国威胁论”。2001年以来,与“中国威胁论”一脉相承的“中国崩溃论”又粉墨登场,这已经严重损害了中国的国际形象,并影响了中国的国家利益。
2006年,美国记者莎拉·邦乔妮写了一本书叫《没有中国制造的一年》。书中描述了随着中国和平崛起,中西方歌剧的不断变化,西方普通人的不解、惶恐,甚至敌意。而另一位美国作家纳瓦罗则撰写了《中国战争即将到来》的畅销书,该书列举了“八项已属进行式的中国战争,包括仿冒战争、空气污染与全球变暖战争、石油战争等等。这些渲染一方面有着明显的恶意,另一方面也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八问:今天的中国国家文化形象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今天中国文化的国际形象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取得了重大成就。如果要找一个标志性的节点,那就是北京奥运会与上海世博会。北京奥运会就是文化中国走向世界的隆重揭幕礼,它是建设和展示和平崛起的强大中国的历史性转折点。北京奥运会人文奥运的主题的提出恰逢文化在当代世界各国社会结构中地位的重大提升之际。它彪炳文化的伟力,呼唤中华文明的价值重构,为“中国文化走出去”和“中国融入世界”了提供一个独一无二的全球平台,给予我们重建中国国际形象的极好机缘。北京奥运会开启了一扇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的大门,让世界近距离地感受中国文化,开始了一个文化中国走向世界的新的历程——一个东风西渐的历史,一个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平等对话的历史。这是一个重大的历史性的转折。
2010年上海世博会也是当代中国的一场伟大的文化实践,它诉诸全球文化的创造的多样性,诉诸城市文明的遗产保护和制度创新;诉诸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存和绿色生态的全球推动;诉诸当代社会的文化与经济、政治的相辅相成、和谐发展。无疑,文化是世博会的核心和灵魂。世界不同文明在这里交流、融会,各国文化在这里展示、竞争。世博会成为世界各民族对话、交流、沟通的巨大的现实平台,成了世界各国文化交融互惠、相互竞争的舞台。上海世博会对于重建源远流长的现代文化中国国家形象做出了巨大贡献。
但是,毋庸讳言,西方长期的中国威胁论、中国霸权论等传播影响长远,很难在短时间消除;改变观念和意识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需要几代人长期努力。另外,我国作为发展中国家依然存在着很多问题,有些是多年传统积累下来的,有些是新形势下不断生发出来的。这些都需要我们下大力气,以百倍的韧劲通过改革不断开拓。
 
九问:我们应该如何通过文化产品走出去重建文化中国的国家形象?
重建文化中国国家形象,增强中华文化的软实力,推动中华文化走向世界,中国必须要在两个方面同时发力:一方面,全面改革传统的对外宣传的体制机制,积极鼓励民间人士、社会组织、中资企业等展开各种形式的中国文化传播,特别是在传播中华传统文化中寻找东方文化,亚洲共识,乃至全球共同理念。更多关注民间交流,推动民间进行人文交流项目。要努力适应国际通用的全球表达形式,用世界更容易接受的方式精心讲好中国故事。重点运用互联网特别是移动网的途径,让世界看中国电影,看中国电视剧,看中国动漫,玩中国游戏,看中国网络小说,穿中国旗袍,不是硬输出,硬宣传,而是双向互动,吸引各国青年朋友自动加入新世纪的中国潮、中国风,中国酷。另一方面,要从国际市场出发,大力支持文化企业到境外开拓市场,培育一批外向型的文化跨国企业,使其作为“国家队”参与全球文化市场的红海竞争。
 
十问:文化产品走出去,需要的是与全球市场相接轨的文化产品,中国文化产品如何有效创新才能让全球市场接受?
在新一轮改革开放的热潮中,我们必须创新思路办法、拓宽途径渠道,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文化走出去格局。要坚持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作用。坚持市场化、商业化、产业化的道路,毫不动摇地发挥国有文化企业骨干作用,毫不动摇地鼓励非公有制文化企业走出去,加快培育一批有实力、有竞争力的外向型跨国文化企业。
另一方面,中国文化走出去一定要研究国际受众的文化需求,认真了解国外受众的文化需求和消费习惯,增强文化产品和服务的表现力吸引力,形成核心竞争力强、附加值高的国际知名品牌。不能一厢情愿地输出所谓“原汁原味”的中国国粹,更不能单纯抱定“宣传”的目的,而要是抱持相互对话、交流、沟通、交往的双赢思路,对出口产品进行再加工,以符合所在国受众的普遍心理、文化传统、美学趣味、时尚潮流。积极探索符合国际惯例和市场运作规律的营销方式,推进出口平台和海外营销渠道建设,通过投资、兼并、海外上市等,加大国际文化市场开拓力度。要特别注意充分利用当代高新科技类文化企业的一定的传播优势,运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网络电子商务,4G、3D等新技术推动的文化新业态,通过大力创新,创意,创业,努力形成对外文化贸易新的增长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