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人物

金元浦谈创意经济(四)

时间:2017-08-18 12:38:29  来源:  作者:金元浦
    多年来,文化产业、创意产业、内容产业、娱乐产业、体验产业、休闲产业、版权产业、注意力经济、创意经济等一系列概念纷至沓来,众说纷纭,蔚为大观。很多理论工作者迷惑于概念的纷繁杂多,莫衷一是,很多从事实际工作的人也担心理论的混乱会造成实践的混乱。 
    同时,也有一些官员、学者在多种场合严辞斥责“创意产业”的提法,认为创意产业是某个学者的杜撰之词,或从西方嗟来之语,搞乱了文化产业的分类与管理归属,甚至认为创意产业的提法是危害国家文化安全的,因而必须予以制止。他们对北京提出文化创意产业、上海提出创意产业概念深为不满,对北京举办国家级文化创意产业国际博览会也予拒斥。
    所以,厘清这些概念,分析它们出现的历史渊源和现实语境,它们产生的必然性和实践的指向,对于推动我国文化产业、创意产业发展的深度和广度,并对这个产业的未来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关于创意产业、内容产业、娱乐产业、体验产业、休闲产业、版权产业、注意力经济笔者已另文论述,这里我就创意经济概念及其关系做一梳理与探讨。
    与创意产业相关的概念是创意经济。创意经济是比创意产业范围更大涵盖面更广的一个概念,是文化经济在新的环境和条件下的更加推崇和强调创新、创意、创造的新形态,也是全球由发达国家引领的发展的新阶段。当今世界,哪个国家抓住了创新、创意、创造,它就获得了持续发展的新动力。过去制造业时代拼资源拼廉价劳动力的动力和红利已经不再。
    创意产业主要以产业形态展现,更关注产业内的运营和产品的创造,而创意经济则更突出地体现了一种跨领域、跨类别、跨行业的“越界”和产业交融的特点,它包含了创意产业发展的不同阶段、不同层面,并展示了它由初起的对整体经济的微弱影响到成为整体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的延伸扩展态势。而创意经济的另一种涵义也体现了创意和创新作为推动当代世界经济、社会各领域发展的核心要素的意义,它反映了全球创新与创意引领经济发展和辐射其他领域的思潮的大趋势,也包含了促进社会包容、文化多样性和人类发展的积极意义。
    2002年,理查德·佛罗里达有进一步论述了创意经济与创意阶层,出版了《创意阶层的兴起》,引起了进一步的关注。似乎更戏剧性地使这场“热潮”更加汹涌。佛罗里达说:“在近几十年里一系列的经济和社会变革相互融合交汇,形成了一套全新的工作和生活机制。我把即将到来的这个时代称为创意经济时代,因为在这个时代里,创意力将逐步成为经济发展的首要推动力。重要的不是单纯的科技或信息,而是人类的创造力。”[1]
    佛罗里达认为创意经济的飞速发展,对于一个国家十分重要,“问题的根本在于,地位不断提升的创意型经济正在加剧政治的不平等,引燃社会和政治的紧张气氛”。他告诫美国政府,“美国的政治团体以及整个领导阶层都需要更好的理解创意经济的真正内涵,而不仅仅是要求更好的教室或对于劳动者的再教育。”[2]佛罗里达认为必须让决策集团懂得创意经济对于国家发展的重要意义,
    联合国贸发会议提出的创意经济的定义是:
    “创意经济”是一个不断演进的概念。概念的基础是创意资产拥有增进经济成长和发展潜能。它可以促进创收、创造就业机会及增进出口收益,同时促进社会包容、文化多样性和人类发展;它包含了经济、文化和社会方面与技术、知识产权和旅游目标之间的互动;它是一系列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活动,具有发展维度,并与整体经济在宏观和微观层面上有交叉联系;它是一个可行的发展方案,要求创新的、多领域的政策回应和各部门的协调行动;创意经济的核心是创意产业。[3]
    这一定义强调了更宽泛的经济、文化和社会方面与技术、知识产权和旅游目标之间的互动,和创意产业实际操作中遇到的多个领域的政策实施的一致性,以及政府和经济管理各部门的协调行动等。我们可以看到创意产业发展中遇到的部门壁垒、行业壁垒等瓶颈的制约。
    而约翰·哈特利则从产业发展的阶段性上定义创意经济。他认为创意经济包含了创意产业发展的三个阶段。他指出,在过去的十多年里,从创意产业到创意经济经历了三个阶段,这就是创意产出阶段、创意投入与融合阶段、消费创新引导阶段,三者的交融构成了新的创意经济的概念。
QQ截图20170818124148.png
    所谓创意产出阶段,是指创意产业概念在世界范围内流行以后,各地各城市都兴起了创意集聚区、创意产业园区,呈现了众多集群现象,并且产出了一批创意产品。这可以看作是创意产业发展的第一阶段。创意产业的第二阶段是在知识经济中以及计算机、通信和媒介产业整合的语境下对商业、技术和创意的融合,创意不再局限在产品的产出上,而是包含了创意的投入、资本的投入和技术的投入;也不再局限于一个部门,而是涉及旅游、观光、零售、金融服务,乃至健康、教育和政府服务等各个方面。它打破了产品和服务的界限,并突出创意和设计因素赢得消费者赞誉,获得竞争优势。这是创意产业发展的第二阶段。创意产业的第三阶段是“消费者协同创作集用户引导的创新”阶段。这一阶段突出了创意产业走向创意经济的新特征,那就是纳入了消费者参与创新这一消费社会的最新经济驱动力。数字互动技术、开放网络关系、开放源代码和多种数字化娱乐方式等现实使得普通消费者成为参与创新的广泛的人群,而消费者的创新有一某种研发形式反馈引导和推动未来的商业开发与资本投入;并且建立起更为宽泛的各种创意投入的社会基础,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新动力。三个阶段的递进发展,呈现了从创意产业到创意经济的演进扩展的历程。
    由此可见,创意经济的理论有如下的重要意义:
    其一,创意经济是一个综合概念,它涵盖了产业链的各部分和全过程,成为当代经济的高端形态;
    其二,创意经济是一个全球性的发展新阶段,它引导全球更高基础上的竞争,谁在这一竞争中获胜,谁就占领了未来经济发展的高地;
    其三,创新创意是永不枯竭的可持续动力源。它不像要素阶段的发展,有强烈的资源依赖,劳动力依赖,而是一种取之不尽的“资源”和动力,因为创新创意没有止境,只要有创意人才,就永远可持续。
 
 
[1]理查德·佛罗里达:《创意经济》方海萍  魏清江译,第26页,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版。
[2]理查德·佛罗里达:《创意经济》,方海萍  魏清江译,第18-19页,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06版。

[3]联合国贸发会议埃德娜·多斯桑托斯主编《2008创意经济报告——创意经济评估的挑战 面向科学合理的决策》,张晓明、周建钢等译,北京:三辰影库音像出版社2008年版,第4页